福建新闻

五年来,流血毫不犹豫地遵循了生命的真谛。

记者罗娜·悉尼报道:7月18日,悉尼地区刮起大风。路上的行人穿着厚衣服,翻起衣领,或者戴上衣领来抵御寒风。在艰难的行走中,它们似乎随时都会被吹倒。

在悉尼市中心附近的新城市的街道上,有一支由三辆警车组成的强大队伍,在车道上缓缓行走。队伍中有各种年龄的人,不仅有80岁以上的老人,还有一岁以下的婴儿睡在手推车里。

路人跟随他们举着的大横幅、标语和花环,不难知道这是悉尼的人群游行。

他们从悉尼著名的维多利亚公园出发,穿过悉尼大学和新城的主要路段,前往新城市政厅参加集会。

*坚持不懈和锲而不舍自1999年7月20日蒋氏集团在中国残酷镇压该集团以来,这已经是第五年了。该团体仍然坚持在全世界和平合理的请愿中坚持“真理、善良和宽容”的理想,呼吁世界关注发生在中国但影响到全世界的对该团体的不人道迫害,希望共同捍卫人类正义和良知。

迎着强风前进的游行队伍。在这样的大风中,三米长的旗帜,在四个壮汉(两个扛,两个推)的共同努力下,似乎仍然步履艰难。然而,一群举着花圈的孩子,尤其是几个4岁左右的女孩,带着自信的脸和稳健的步伐走在游行队伍中,引起了路人的惊讶。

不管遇到什么样的风阻力,游行队伍仍在努力接近既定的方向。人们可以从中看到,过往的车辆不时地鸣笛,以便遵循生活的真正意义,坚持自己的信仰。

集会上的孩子们对捐助者更有帮助。一位碰巧路过的当地西方人指着卡车上的真实酷刑展览对记者说,“昨天我路过悉尼市政厅,第一次看到那里的学生展示的酷刑展览,这让我非常震惊。我当场询问了一些信息,向他们索要传单和光盘,然后回家仔细阅读了相关信息。我认为这种迫害太不人道和邪恶了。每个人都应该停止它。

我是澳大利亚公民,也是政府的纳税人。我希望澳大利亚政府能代表我,帮助彩票底部的号码赎回奖金,并帮助中国政府停止这场镇压。

“这时,又刮起了一阵大风。举着横幅的两个人几乎站不起来。旗帜就要被吹倒了。他们看到正在说话的当地居民冲上前去帮助举着横幅的学生。他们紧紧地抓住旗杆。过了很久,记者无意中回头,仍然看到他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手里拿着旗杆,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向前看。

记者立即拍摄了现场。

当地居民帮助学生举着横幅,紧紧地抓住旗杆,一个名叫阿里的13岁男孩住在附近。记者看到他在集会上积极与人们交谈,了解中国发生的令人震惊的酷刑,这种酷刑仍然每天上演。

他告诉记者,“今天的活动非常好,非常有意义。

我讨厌江!它不应该用卑鄙的手段迫害爱好和平的学生。江应该受到审判和惩罚!“当记者后来再次见到他时,他已经在装配线上,并且已经是手里拿着传单来参加和平请愿的人之一。

记者也看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一位来自当地报纸的西方摄影师前来采访,他正忙着在集会的演讲阶段用被风吹倒的花做装饰。他似乎是集会的组织者之一。

这一幕反映了成语“接受道的人会帮助更多”的深刻含义

同一天早上,数百名学生在美丽的维多利亚公园练习。数百名学生也在美丽的维多利亚公园练习。宁静的景色吸引了许多行人停下来观看。

悉尼最大的当地媒体先锋也前往现场采访。

维多利亚公园集体演习的脚下是什么路?通过游行和集会、和平抗议、分发真相传单和其他活动,人们更多地了解了培训小组在五年流血事件中经历的艰难历程。

目前,根据国际追查和迫害组织的不完全统计,有1,007名学生在中国被蒋氏集团迫害致死,其中大多数死于酷刑。

大卡车上的模拟酷刑表演将对蒋增集团的迫害扩大到海外。澳大利亚学生在南非被枪杀是海外恐怖主义的赤裸裸的表现。

在曾庆红6月28日访问南非期间,九名澳大利亚学生参加了和平请愿活动,以帮助当地人民将曾庆红告上法庭。抵达南非仅两小时后,他们在高速公路上被黑色子弹击中。其中一人,梁大维,双脚严重受伤,曾庆红被发现涉嫌雇佣和谋杀他人。

南非警方将枪击事件定性为谋杀未遂,主要犯罪正在调查中。

这个案件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强烈关注。

游行中展示了横幅和标语——强烈抗议蒋增在海外就业和被谋杀。

同时,他们也希望澳大利亚政府重视此次枪击事件,防范JJG集团在国外的恐怖主义蔓延,并协助南非警方找出枪击事件背后的罪魁祸首。

抗议江曾海外雇凶杀人的游行队伍人们都在深思,小日本江氏集团为何如此害怕这群手无寸铁信仰:“真、善、忍”的、对任何国家和团体都有益的修炼团体?为何采用的手法是如此的血腥和狠毒令西方世界善良的民众简直无法相信?在这几年的残酷打压之下,为何愈来愈强盛成为真正的弘传全球的功法?一个国家在尊重人权与维护国家贸易之间该如何的取舍?金钱是不是万能的?是不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抗议蒋增在海外就业和被谋杀的游行队伍中的人们正在思考,为什么日本小蒋氏家族如此害怕这些手无寸铁的“真正的、善良的和宽容的”团结团体,这些团体对任何国家和团体都有利。为什么这种方法如此血腥和邪恶,以至于西方世界的好人难以相信?在过去几年残酷的压制下,为什么它变得越来越强大,成为一种真正全球性的成就方法?一个国家应该如何在尊重人权和维护国家贸易之间做出选择?金钱就是一切吗?高高挂起不关你的事吗?。

发表评论